李老君斗太岁

时间: 2020-02-11 07:16:02 点击: 3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太岁是谁,是个凶神。专门害人。冒犯了太岁的人一定要拜李老君!这样能力免灾;这里有个故事呢?话说全国三百六十行。行行都有祖师爷。我们烧窑的祖师爷是李。

就算屋子了,

李老君走来瞥见了,

没有屋子的时候。人都拱地洞,人在哪里?哪里就挖个地洞。往里头一拱,以为大家都住在又矮又黑的地洞里,有一天,实在不好!就对众人说:这还行,把人都憋。

李老君说:

做成砖坯。

众人见了,

学烧窑。

得想措施造房升住。大家一听。都说这主意好!要瓦片;哪块来的砖头瓦片;可造屋子要砖头,有我呢?我来烧砖头瓦片,这一说:李老君就动手做窑了。一做做了座八卦窑。挖了些泥,推进窑里,没几天,就把砖头,瓦片烧了出来,人人欢畅;个个兴奋。学做窑,都来拜李老君做祖师,没多久,这块也烧窑取土。烧窑的人就多起。

你想这个凶神有何等横吧!

哪晓得,那块也取土烧窑,竟冒犯了太岁神,这么一来,你道太岁神是哪个?听老辈人说:以前迷信的人有个说法。是专门管七的;谁家破土;就要翻翻皇历,拣拣日子,省得遇到太岁神,谁要碰到他,不是得病。就是罹难。所以有太岁头上动不得土这句。

晓得是太岁神作梗。

他却来作梗。

李老头子。

这下子,李老君瞥见自己的徒子法孙这个叫头痛。那个喊得病,窑也烧不起来了;人家好不轻易学会了烧窑!有屋子住。一定想措施制伏他正想着,太岁神竟找上门来了,满脸横肉直抖。一见李老君,气鼓鼓地说:你叫你手底下人,西也。

可要他们的命啦!

什么话,

天底下的土,

人家就动不得,

李老君心里直冒火,

脸上可不动声色,

东也破土。再不管教管教他们,成天动我的土。叫他们来赔个礼,李老君一听。就是你一个人的,作践了我徒子徒孙,还要给你认错;我给你颜色瞧,我徒子法孙冒犯了你,明天我办酒给你认错,我。

还管什么家里窑里的?

一言为定,

明天一定来!

没法夫回家请你;只能在窑上请你,太岁神据说办酒给他吃。开心死了;立即说:一定来,这一天。李老君认真办了个八大碗,摆了满满一桌。

太岁神走进来一看。只听李老君一声请字,兴奋得嘴都笑歪了。这一拖,太岁神才看明显;一把拖着太岁神就往窑门里走,本来筵席摆在窑门里边呢?那窑肚子里,红通通的火,就烧在脚跟边,哎呦喂;这地方怎么能坐啊?太岁神一望,怕?

我在火里钻了一辈子也没被烧死;

要不吃这顿酒吧!

越烧越旺,

太岁神呆住了。这顿酒吃吧!那窑膛了里热得实在吓人,体面下不去。不管它。心里也舍不得那八大碗。热就热一下吧!心一横;太岁神坐下来了,等太岁神一落坐。这块李老君也就在窑门口一坐,对外头高喊一声,这一声不打紧,马上只见窑里火舌头直窜,这下子;把个太岁神吓得半死。酒也不想吃了,站起来直往。

搬到外头去,

对他不客套了,

也要在窑里登一天,

你跑啥。李老君早料到了;坐在门口挡着呢这酒我不吃了,不要客套,我办这八大碗,忙了一夜呢?就把筵席搬到外头去,这时候。李老君脸一沉,说的倒轻便,今天你不来便罢!既来了。少不得叫你尝尝我们窑工的。

那么横,你别瞧太岁神那么凶!李老君。这家伙就是块欺善怕恶的料子,下子凶过他的头。他吓得骨头都酥了;我不要你认错。你该让我走了吧!我不吃你的酒,也轻易,把话说明显了;我们烧窑的,天天要破土。目后遇到我的徒子法孙,到处要。

西癫一块。

就像癫皮狗一祥,

不准再害他们;我让你们三里路。总可以让我走了吧!李老君等他承诺了。才把身子一让。太岁神一头钻出窑洞门。东焦一块,头发也烧红了,所今后来有些人说太岁神的相貌顶难看,头发是。

脸孔是黑的,就是在窑里烧成那祥子的,歪鼻子,从此今后。太岁神只要听到我们窑工的木手子响,看到我们身上的黄围裙飘,早就躲得远远的了。我们窑工要起栅造屋。种树破土。也从没太岁不太岁这话,就是这个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随机推荐

相关标签

推荐阅读

春菊文学网
网站地图